体育学刊
投稿指南 | 期刊数据 | 期刊全文 | 文章查询 | 下载专区 | 体育茶座   订户之窗 |  学术百家  |  体育网刊 |
: : 体育网刊 : :  
体育网刊2011年第5期
 
旅欧手札

2011/9/14 9:51:30 浏览次数 3052  

卢元镇
华南师范大学 体育科学学院


    今年进入了退休生活的美好时代。太太逢人便说:“我家老头儿都玩疯了!”说的是我八个月里脚不着家的云游四方。
    诚然如此,三月中,专程到云南的普洱去寻访一棵古茶树。飞机着落首都机场,立转去临汾的航班,在讲学之余,参观了世界著名的“皇城相府”和丁村遗址。从临汾径飞上海,去年在世博会没有看到的中国馆,这次终于如愿以偿。回京稍事休整,四月中到新乡讲了两次课,就爬上豫北的云台山,拜谒了“遍插茱萸少一人”的诗人王维,穿越了北方罕见的丹霞地貌红石峡。四月26日,开始绝对意义的登高,在雪域高原游走了12天,拍了近千张照片。安逸了个把月,六月中又出动去江南,再次参观了贝聿铭先生设计的苏州博物馆,寻访了镇江大运河的西津古渡。七月中旬回到广州华师,仅停留3天,就去南昌、庐山开会。从江西回来的第六天,就登上了西行的国际航班,开始了为时15天的欧洲三国之旅。如果说四月的西藏之行登上了世界屋脊,那么,八月的欧洲之旅则是穿行了一座美妙的文化长廊,看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以下就是我分段完成的札记。


                                     
启程


    欧洲曾去过一趟,但和没去过一样。1997年11月,应邀到匈牙利参加国际田联的一次会议,讲了一个题为《田径运动:来自极限的挑战与诱惑》的专题报告。当时的布达佩斯一片萧条,我孤身一人出行,言语不通,哪里也不敢去,加上当时的外事纪律十分严格,便匆匆去,急急回。
    这次出行则“蓄谋已久”。早在年初就做了出行计划,准备到欧洲去做一趟较为深度的旅行。选择了意大利、法国、瑞士等较有代表性的国家,自己组团,请旅行社代办手续。全团由六个家庭组成,我年龄最长,有三个高中生,使全团增加了不少活力,也平添了许多话题。
    近来,法国对中国游客十分挑剔,甚或可以说刁难到了变态的程度。户口、年龄、健康状况都可以称为拒签的理由,搞得我都准备放弃了。直到快出发的时候才终于办成了签证。登上飞机的时候,恍恍惚惚,好像还在梦里一般。
    飞机是土耳其航空公司的,相对法航要便宜许多,只是要在伊斯坦布尔中转一次,停留几个小时。从北京到伊斯坦布尔,有9个多小时的航程,夜里11点多起飞,到那里是第二天的凌晨,这是因为有5个小时时差的缘故。伊斯坦布尔机场不小,当然与大而无当的首都机场T3航站楼比就小巫见大巫了。候机厅就像一个大商场,免税商店一家挨着一家,光怪陆离,倒很可以打发时间。
    飞机再度起飞到达罗马,就开始了这次旅行的正式行程。


                              
梦回古代罗马(之一)


    在罗马机场外迎接我们的是一位匈牙利籍的司机,长得十分壮硕,蓄着长发,难以分辨年龄。大号的行李箱他一手一个就甩到了他奔驰旅游车的后备箱里。在郊区草草吃过午餐,就直奔罗马市区。汽车来到古罗马斗兽场,在君士坦丁凯旋门前停下,这座凯旋门建于公元315年,是为纪念君士坦丁大帝战胜尼禄暴君马森丘而建立的。
    在欧洲很多地方可以见到凯旋门,法国巴黎的最高最大,意大利分布的最多最广。为何?因为在历史上欧洲战争频仍,意大利和法国多次卷入战乱,在欧洲、中东、北非等地称雄,造就了不少英雄。遥想当年这些帝王将帅征战归来,金戈铁马,旌旗长号,挟运大批财宝和奴隶而至,从凯旋门闪出的一刻,臣民三呼万岁,其情景何其风光。
    应该说意大利人有好战的传统,远古的不说,从公元476年开始,西羅馬帝國被日耳曼人奥多亚塞推 翻,以后就少有消停,不断与伦巴第、日耳曼、法兰西、阿拉伯、萨拉森、拜占庭交手,打得昏天黑地。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墨索里尼还出来搅局。君士坦丁凯旋门面对的是一条胜利大道,大道的顶端是墨索里尼策划修建的一座白色的城堡,笨拙怪异。这可以算是战神意大利的收官之作了。不过,近闻意大利又在对岸的利比亚撒野发狠,可算狗尾续貂。
    在战争间歇期间,古罗马人用奴隶角斗士互斗和斗兽,以满足残忍嗜血的本性,修建在青铜时代的罗马斗兽场,其工程之浩大,建筑之艰难,雕琢之精细,与那时的生产力相比,无论是采石、搬运、砌垒都是难中又难的,没有数以万计的奴隶昼夜劳作是不可想象的。
    意大利人有天生的征服欲和扩张欲,随穷兵黩武的胜负,版图忽大忽小,人口时多时少,国力盛衰无常,国运兴败有时。意大利发动的战争大多与宗教有关,或与伊斯兰教之间斗得你死我活,或是天主教各教派之间争个你高我低。现代学者亨廷顿一言以蔽之:文明的冲突。宗教战争的结果除了宗教疆域的变化,就是财富的聚敛和转移。在中世纪“以神为本”的年代,相当一部分资产被用于修建神庙。这些教堂的富丽堂皇,金碧辉煌,只能用“无以伦比”来形容。
    其中被称为世界第一大教堂的圣彼得教堂(亦称西斯廷大教堂)堪称千百座教堂中的绝活、奇迹与珍品。沿台伯河南行,远远望到一座方尖碑的尖顶,继续前行,豁然开朗,一个可容纳50万人的椭圆形广场呈现在眼前,一座宏大的神庙赫然矗立在广场的西南侧,坐西朝东,回廊环抱,每根廊柱的顶端,站立一尊大理石雕像,他们都是罗马天主教会历史上的诸位圣人,神态各异,举止不同,却都栩栩如生。方尖碑的碑体与基座之间每侧镶嵌着一只雄鹰,振翅欲飞,四角伏有铜狮,这都是意大利威严雄武的象征。
    圣彼得大教堂于1506年破土动工,历经120年。米开朗琪罗等著名艺术家主持过设计和施工,教堂大圆屋顶就是由米开朗琪罗亲手设计完成的。整个建筑呈罗马式建筑和巴洛克式建筑风格。教堂内部多处陈放着多米开朗琪罗、拉斐尔等艺术大师的壁画和雕塑作品,这些作品多以宗教故事为蓝本,刻画十分生动,其雕塑作品动作夸张,表情逼真,衣褶衣纹顺乎其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圆穹内壁的大型镶嵌画,在几十米高空,为上百平米的面积作画,其难度可以想见,在没有电灯光源的时代,这些大师只能秉烛仰面作画,经常是连续几天在上面作业,蜡泪淌满面颊和周身衣袍,旁人几乎无法辨认。在数以百计的艺术珍品中,米开朗琪罗早年的雕塑作品、贝尔尼尼雕制的青铜华盖和圣彼得宝座等三件,成为无价之宝。
    我想,只有当艺术家成为工匠,以他们对艺术的执着追求,而不是为了完成工期,得以糊口的时候,创造出来的才是真正的艺术品,可以流芳百世。而当工匠(包括工程师们)充当艺术家的时候,留下来的作品往往经不起时间的考验。今天,我们中国有很多城市的规划、建筑物的设计和完成,都在“短平快”中見到业绩,无文化可言,无艺术可寻,最终的命运不是羞于见人,就是人们耻于见它,道理就在这里。
    当年修建这些美轮美奂的、宗教色彩鲜明的高堂大厦时,曾役使了成千上万的奴隶,耗尽了民脂民膏,为千夫所指。今天,它们却成了意大利旅游业取之不竭的观光财富,耗之不尽的生产力,充盈了意大利的国库,解决了多少罗马将士后人的生计。这种历史是非的倒错让人感叹不已。不知经典的政治经济学将如何解释这一现象?  (未完待续)


关闭窗口

你是第 29615389 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体育学刊  粤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7133455号  技术支持:网天科技
地址:广东广州石牌华南师范大学学报楼4楼         邮编:510631
编辑部电话:020-85211412  传真:020-85210269  邮箱:tyxk@sc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