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学刊
投稿指南 | 期刊数据 | 期刊全文 | 文章查询 | 下载专区 | 体育茶座   订户之窗 |  学术百家  |  体育网刊 |
: : 体育网刊 : :  
体育网刊2010年第1期
 
论身体与消费的逻辑悖论——消费主义时代体育休闲研究

2010/1/11 15:31:02 浏览次数 3684  

徐通
华南师范大学 体育科学学院 广东广州510006

摘  要:“消费主义”在以经济为中心的现代社会中已经成为了一个主题。一方面,“消费”促进了物质的生产和经济的繁荣,从而提高了人们的生活质量。另一方面,“消费”的巨轮泥沙俱下的使人们卷入了盲目消费的漩涡。人在消费的轨道中异化了。面对当前的金融海啸,“消费”这支达摩克里斯之剑令世界各国如坐针毡。本文通过梳理消费主义社会的成因和面临的困境,分析消费主义对人类休闲行为的影响。进而阐述以身体体验为特征的体育休闲是抵抗消费主义,缓解经济危机,遏制人的异化,最终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的终极理想的有效途径之一。
关键词:消费主义 体育 休闲 教育


前言
    2008年,美国华尔街引起的金融海啸席卷全球。此次经济危机的导火索是次贷危机。正是由于为了刺激消费而盲目的放贷,将钱借贷给一些没有相应偿还能力的客户,致使金融链条脱节,最终导致了此次金融危机的连锁反应。现代资本社会的特点是“一切为了生产”,而保证生产链条顺利运行的是全面的消费。消费成为了生产的内部动因。生产伦理需要全社会的消费作为保障,经济的繁荣程度也体现在人们的消费水平。因此“消费主义”思潮蔓延到了社会的各个角落。
    休闲作为现代社会的重要特征之一,它与消费存在着对立统一的关系。休闲一方面拓宽了消费途径,丰富了消费形式。另一方面,以身体体验为基本特征的体育休闲与消费又是一对矛盾。身体体验是多样性的,消费则是单一性的。因此体育休闲具有抵抗消费主义的内在逻辑。从这种意义上讲,以身体活动为特点,追求身体体验的体育休闲正是抵抗消费主义,摆脱人的异化,实现人类终极理想的有效途径之一。

一、消费主义形成原因及其面临困境
    伴随着工业革命,出现了一种现代消费,“这种消费不同于以往之处在于,它不是受生物因素驱动的,也不纯然由经济决定的,而是更带有社会、象征和心理的意味,并且自身成为一种地位和身份的建构手段。”[1]我们把这种消费称为消费主义。它具有以下几个主要特征:(1)它建立在机器大工业基础上,是以大规模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为特点的一种工业文化,它以鲜明的重视物质消费的物质主义为特征,并通过物质的占有来达到心理的满足;(2)消费主义的大规模消费需求有许多是为服务于资本的赢利和扩张而创造出来的,它要求人们永无止境地追求高消费;(3)消费主义是对商品象征意义的消费,并将其看作是自我表达和社会认同的主要形式,看作是高生活质量的标志和幸福生活的象征;向社会各个领域渗透的消费主义日益在全球获得其正当性和合法性,成为一种新的社会统治方式,体现着一种新型的社会生活组织原则—文化主宰。[2]消费主义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现象,它的形成涉及到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等多方面的因素。科技的进步为消费主义的形成奠定的物质基础。1907年,当经济学家帕腾宣称“新的美德不是节约而是消费”时,仍被视为异端邪说。但到20世纪20年代,技术革命使家用电器如洗衣机、电冰箱、吸尘器等广为普及,经济层面的新理念为消费主义形成提高了必要条件,现代消费真正成为了“大众消费”。此外,流水线上批量生产使汽车的廉价出售成为可能;市场营销的发展刺激消费欲望;以及彻底打破了新教徒害怕负债的传统顾虑的分期付款购物的推广。这些都为大众消费的形成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现代资本主义经济体系在某种程度上成功地克服了马克思所预言的“生产无限扩大的趋势和市场需求的有限性”之问的矛盾。那么,现代资本主义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其秘密就在于通过制造“虚假的需求”,以实现“强迫性的消费”。这一社会动用一切宣传机器刺激人们贪得无厌地追求物质享受,使人们把这种“虚假的需求”当成自己“真正的需求”,以此来扩大市场的消费需求,从而克服了市场的有限性,保证了生产无限扩展的空问,最终达到资本增值的目的。再次,社会为消费主义提供了滋生的土壤。消费主义的“消费”是一种炫耀性的消费。在凡勃伦看来,炫耀性消费是以显示人们相对支付能力为目的的那种消费。消费品既可以用来满足人的生理需求,也可以用来显示相对支付能力,满足自尊的需要。人们为了满足他们的虚荣心,无论拥有多少财富都不会感到满足,他们会对财富的追求变得贪得无厌,是人追求财富的主要原因。最后,享乐主义在现代社会的文化体系中占据中心地位,这是消费主义产生的文化上的根源。在文化发展中,伦理道德没有得到相应的发展,导致了现代社会享乐主义文化逐渐占据中心地位、并最终导致消费主义产生。
    消费主义在满足人们不可遏制的欲望的同时也给人类带了困境。一方面,消费主义为了满足无止境的物欲,给自然环境带来了灾难性后果,人类的生存家园濒临毁灭。环境污染、温室效应、自然资源的过渡消耗……等,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已经承受不起人类这样无止境的穷奢极欲。另一方面,消费主义带来的“丰饶中的纵欲无度”,导致了人类精神的随落和空虚,使人类有丧失精神家园的危险。过度的消费并没有给人们带来想要的幸福,相反,这种纯粹的享乐主义的消费过后,带来的是精神空虚。伴随着享乐主义的消费,出现了大量不道德、反体制、反文明、社会犯罪、吸毒、性乱和艾滋病等严重社会问题。
    以身体活动为特征的体育休闲在当下社会中蓬勃的发展起来了。尽管它也或多或少的卷入了消费的车轮,但是人们在参加体育休闲活动中的本质上的内在目的性,身体体验的多样性等因素都为其抵抗消费主义狂潮的席卷提供了内在的、逻辑上的可能性。

二、当代体育休闲特征
    体育作为以人的全面发展为目的的社会文化现象,它对于遏止消费主义给人类带来恶果有着积极的作用。当代的体育休闲正在从伦理中心转向审美中心(德国美学学家Wolfgang Wlsch认为“现代体育将由伦理中心转向审美中心”[3]体育不再囿于宗教伦理、生产伦理、消费伦理等的桎梏。它应该关注人的以身体为基础的生命意义的关怀。
    黑格尔曾经赞扬古希腊奥林匹克运动为:通过将身体转变为一种灵魂的器官的过程而实现了对自由证明。在古希腊时代,体育被视作为用来体现灵魂驾驭身体的一种手段。体育是形而上概念的世俗性胜利。古希腊的哲学是身心二元对立,重心轻身、甚至仇视身体的。在《斐多》篇中,柏拉图记载了苏格拉底面的死亡时的从容态度。在赴死前,苏格拉底谈笑风生,“快乐地”对哲学高谈阔论。苏格拉底这种“视死如归”的精神源自他的哲学理念。即,“灵魂和肉体的分离;处于死的状态就是肉体离开了灵魂而独自存在,灵魂离开了肉体而独自存在”[4]人是被灵魂所统治的,身体是灵魂的监狱。身体的软弱和欲望成为了灵魂前行的“绊脚石”。因此,体育通过规训身体使其服从于灵魂,并且实现灵魂的最终目标。工业革命所形成的生产伦理为体育的发展提供了契机。工业社会里体育的蓬勃发展是因为它有利于自我控制和实现生产效率的提高。资本主义经济发展追求个性与效率。一方面,对个体的肯定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前提。另一方面生产效率的提高也仰仗于每一个个人的高效劳动。因此,体育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实现生产伦理的工具。
    当代的体育是以审美为中心的。人们在体育中追求的是赏心悦目的观赏、轻松愉快的参与以及从中获得的美的体验。获得身体健康已经不再是人们参加体育运动唯一的或者首要的目的。在伦理中心的体育中,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一方面从古代形而上学角度考虑,健康的灵魂寓于健康的身体。另一方面从现代生产伦理的角度考虑,健康的身体是履行工作责任,提高工作效率的有效手段。当代人们身体观念的解放使体育摆脱了工具性的伦理的约束。体育回归为人的生命本体的体育。长久以来灵魂一直是统治、奴役着身体。今天没有人还接受这样的观点。相反,身体观念的转变使体育已成为一种身体的狂欢形式。伦理中心的体育是用来“抑制”身体性的欲望。身体的内在的原始性欲望被搁置在“无声的角落”里。今天的体育则让身体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人们面前。身体的审美性和性欲望的内在一致性在体育的舞台上得到了证明和展示。
    体育的审美中心转向与体育休闲的蓬勃发展具有历史的逻辑一致性。客观上工业文明为体育休闲的发展提供了物质和时间的保障。同时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于体育的需求不仅仅满足于增强体质,而是需要更多的获得精神上的满足。追求“体验”是审美和休闲的共同特征。因此,具有审美性质的体育休闲将成为后工业社会体育发展的主要特征。

三、消费主义时代的体育休闲
1.消费逻辑对体育休闲的影响
    正如达摩克里斯之剑是一把双刃剑,工业社会一方面促进着体育休闲的发展,另一方面我们也要警惕商品经济、消费文化给体育休闲带来的负面影响。大众消费从本质上来说只是“常识”的生产和再生产,根本没有任何新的意义和创造。虽然大众消费领域的符号和意义的生产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机械性的“复制”,相反,它是同一种消费的机制向差异化的社会情境和领域的不断的扩展。换言之,这种机制并非是如流水线生产产品一样始终重复着同样的流程和工序,却是以一种“差异”和创新的面貌所进行的更为潜在和隐蔽的“重复”。[5]因此在消费逻辑中所肯定的是同一,是以差异的面貌而得以自我实现的重复的“同一”。这种“同一”就是用商品不断满足和自己人的欲望,使人沦落为物质的奴隶。
    消费文化不断的侵蚀着我们的大量的闲暇时间。它力求把我们的闲暇时光和休闲活动也纳入到市场轨道中来,使人们的嗜好、休闲方式各种经历也随之越来越依赖对商品的购买。然而,从本质上来讲重视人的身体体验的体育休闲与消费文化是一对矛盾。当代体育休闲活动面临的这种悖论还来源于这样一个事实:现代社会是消蚀个性的时代,也是一个彰显个性的时代。从本质上说,休闲是一种自主的选择与自我完善,它是休闲者个人的一种独特的、唯一的体验和感悟。然而在商业化的运作模式下,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中,被预设化的场景和意义,使休闲者无暇做出自主的独特性体验,休闲者经常被硬性地塞入模式化、标准化的内容中去。身体体验是多样性的,而消费逻辑是貌似多样性的同一性。身体体验追求的是个体的内在感受,他并不受制于物质条件的约束。消费逻辑则追求物质利益的最大化。它鼓吹表层的、符号性的商品消费。它通过刺激人的身体欲望,并利用广告、媒体等的宣传,将这种身体欲望转换为人的物质追求,从而实现商品消费。于是,在服务商业化或产业化的过程中,人类与休闲的本质——自主的选择与完善自我越来越疏离化。
    就是在这种产业化或商业化活动中,人们体验到琳琅满目、光怪陆离的感官刺激,却又非常容易失去休闲最基本的意义:从文化环境和物质环境的外在压力中解脱出来,享受自主性的选择与完善自我。
2.体育休闲对消费逻辑的抵抗
    消费主义在商品经济的社会中是无所不在的,因为它是其系统良性运行的内在动力。众所周知,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曾指出:资本主义社会由于资本家追求剩余价值的内在冲动,使生产有无限扩大的趋势,而社会需求则日益相对萎缩,这就会导致经济危机的出现,越来越严重的经济危机必然会促使资本主义走向灭亡。但马克思逝世之后一百多年来现代资本主义的历史表明,资本主义似乎“腐而不朽”、“垂而不死”。显然,现代资本主义经济体系在某种程度上成功地克服了马克思所预言的“生产无限扩大的趋势和市场需求的有限性”之间的矛盾。那就是用人们不断膨胀的消费欲望来维持商品经济系统的正常运转。
    消费文化渗透到人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一方面它不断滋养、促进着现代社会的进步,另一方面它也不断吞噬、侵染着人们的闲暇时间和休闲方式,人在这样的过程中异化了。“消费”试图将体育休闲纳入消费逻辑的轨道中来,可是,以身体性为基本属性的体育休闲与消费逻辑是一对悖论。体育休闲强调通过身体锻炼获得轻松、愉悦的体验。获得丰富的身体体验是体育休闲的目的之一。消费逻辑强调同一性,身体是多样性的。因此可以说,“身体正是这种不断扩张的消费运动的最终界限。”[6]消费的逻辑可以利用身体自身的差异性拓展自身却又同时不能穷尽身体的“意义”,它无法把其“意义”彻底归约到自身的同一性的逻辑中。即,“消费”可以拷贝身体多样性。因此,身体与消费的内在矛盾性是体育休闲作为抵抗消费逻辑的有力武器的根据所在。
3.体育休闲教育
    形而上的分析有助于我们对现实的认识。但是,理论与实践始终是有距离的。体育休闲虽然具备了抵抗消费主义的内在必然性,然而这却不是一劳永逸的事情。我们亟待解决的是体育休闲的实践领域的体育休闲教育的问题。当今社会中的体育休闲已经充斥着消费主义的身影。各种名目繁多的体育休闲方式看似追求人的个人体验,而实际上关注的只是背后的经济利益。对于体育休闲参与者来说,大部分人缺乏体育休闲教育的培养。他们或者将体育休闲参与视为一种符号性的“炫耀”,或者作为一种时尚的盲从,部分真正抱着休闲目的参与的人也缺乏获得休闲体验的“技术性”的训练。马克思说:“欣赏音乐,需要有辨别音律的耳朵,对于不辩音乐的耳朵说来,最美的音乐也毫无意义。”可见,对于休闲体验的获得也需要“技术”层面的普及。
    体育休闲教育是一种身体性的休闲教育。它旨在培养人们通过身体运动获得轻松、愉快的审美体验。或者说,体育休闲教育也是一种身体审美教育。它的教育目的应该在三方面得以实现:即,对身体形体美的塑造。对身体感知力的培养。以及对身体行为的道德规训。首先,休闲需要健康的休闲。通过锻炼获得健美的体态是人们体育休闲参与的直接性目的。其次,美学最初就是一门作为完善感性认识的系统学科。由于身心二元对立的哲学传统,美学一直以来忽视了对身体的研究。然而实际上任何感性认识都是离不开身体的。这里的身体不是肉体,而是身心统一的身体。正如梅洛庞蒂所说:“每一个运动既是运动,也是对运动的意识。”因此,对身体感知力的培养表现在两方面。一是对外部感官感知力的培养,获得更敏锐的感知力。其二是培养内部自身肉体美感经验——运动过程中肌肉、呼吸等带来的审美体验。最后是培养善的行为。身体教育的最终目的是人的全面发展。马克思认为个人的全面发展是类的全面发展的前提。因此体育休闲教育是身体的社会化过程。身体的审美教育也是指向社会的善的目的。通过体育休闲教育规训身体,正如印度瑜珈哲学那样,“身体训练有助于美德的获得”。
    针对于消费主义,体育休闲教育其目的是通过培养和提高人的审美能力。特别是强化人的生命意识、生命关怀,抵制消费主义的诱惑。从而实现在体育休闲过程中既促进了经济的繁荣,同时也避免人的异化,满足人的全面发展。

四、小结
    “消费”和“身体”是当代社会众多关键词其中之二。消费既是当代经济社会的推动力,同时也给人类的文化、环境、经济等方面带来了诸多问题。“消费”是人类进步过程中不可回避的一个现象。如何恰当“消费”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也是一个哲学问题。从这一层面理解,“身体”成为当代哲学的一个关注点和消费现象的大众化有着内在的联系。“身体”的形式单一性与内容多样性与“消费”的形式多样性与内容单一性是一对天然的矛盾。当消费形式充斥各种身体行为的时候,这一对矛盾产生了正面冲突。也给通过“身体”对“消费”带来的负面问题的解决提供了契机。
    哲学层面上“身体”与“消费”的矛盾只能给我们以启示,现实中问题还需要践行的解决。身体意义的多样性表现在人在生活中对生命意义的渴望、追寻与探究!身体运动是体育休闲的特征,人在运动的过程中获得快乐、满足、成功等审美体验。这与消费过程中滋生的享乐主义和拜金主义嗤之以鼻!但是,在运动中获得这种体验并不是与生俱来的。它需要在后天的教育过程中,在人的社会化过程中不断的强化这种审美能力。从而使人能够抵制消费主义带来的诱惑,遏制欲望的膨胀,重视自身的生命价值与意义。进而实现抵抗消费主义,缓解经济危机,遏制人的异化,最终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的终极理想。


参考文献:
[1]成伯清.现代西方社会学有关大众消费的理论 [J]. 国外社会科学,1998
[2]刘晓君.论改变消费方式:从不可持续消费转向可持续消费 [D].北京大学博士论文,1998.
[3] Wolfgang Wlsch, SPORT-VIEWED AESTHETICALLY AND EVEN AS ART, The Aesthetics of Everyday Life, eds. Andrew Light and Jonathan M. Smith (New York: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5), 135-155.
[4] 柏拉图.斐多.辽宁人民出版社,2000年.13页
[5] 姜宇辉.德勒兹身体美学研究.华东师范大学出版,2007.194页
[6] 姜宇辉.德勒兹身体美学研究.华东师范大学出版,2007.196页


关闭窗口

你是第 29380758 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体育学刊  粤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7133455号  技术支持:网天科技
地址:广东广州石牌华南师范大学学报楼4楼         邮编:510631
编辑部电话:020-85211412  传真:020-85210269  邮箱:tyxk@sc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