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学刊
投稿指南 | 期刊数据 | 期刊全文 | 文章查询 | 下载专区 | 体育茶座   订户之窗 |  学术百家  |  体育网刊 |
: : 体育网刊 : :  
体育网刊2013年第2期
 
意外结局 无尽猜想——国际奥委会核心项目选择结果的分析

2013/3/19 16:05:02 浏览次数 2500  

易剑东


羽毛球幸免 摔跤出局的意外结果
    摔跤居然被剔除出现代夏季奥运会的核心项目了!
这是一个令多方感到意外的结局。
    此前,欧美和中国媒体一致的预测是:羽毛球、乒乓球、现代五项等是2月12日的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会议最可能裁撤的奥运会核心项目。
    坦率地说,这也是我没有预想到的结果。我不得不承认,我此前的判断建立在太相信所谓媒体的预测分析基础之上。这其实有点像2009年那本有着巨大争议至今还在不少书店销售的书时刻提醒我们一样:我们在思考国际奥林匹克政治时不要太容易被媒体左右。
    那本书说在国际奥委会的一次全会上选择奥运会主办城市和新任国际奥委会主席,势必要出现城市和主席不被一个大洲同时获得的情形,因此中国北京要想申办成功,绝对不该让同为亚洲的韩国人金云龙竞选主席成功,所以必须强力支持罗格当选。虽然结果如那本书所说,但其实有一个事实我们必须明确:国际奥委会在2001年莫斯科全会之前的所有全会上,从来没有出现一次真正的同时选主办城市和主席的情况,萨马兰奇在1989、1993、1997年三次竞选中均没有出现竞争对手,因此可以看成是轻松连任,即便有选举,那更说明,1997年的106次全会中,欧洲的雅典成为2004年奥运会主办城市,同为欧洲的萨马兰奇当选国际奥委会主席,不是“两件好事同时落到一个大洲”了吗?这就说明,从某些西方官方或媒体那里听来的分析其实是没有历史和事实根据的,更不可能有国际奥委会相关文件的证明。
    还有一个即将出现的事实也可能会证明那本书所依据的西方个别官员或媒体的论断的偏颇,那就是2013年9月将于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国际奥委会全会要第一次真正竞选同时产生新的国际奥委会主席以及2020年奥运会主办城市,我预测届时的结果是日本的东京、西班牙的马德里和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角逐2020年奥运会的主办城市的结果中,欧洲的城市胜出的概率更高,目前大约半数的国际奥委会委员在欧洲,而主席竞选中,德国的巴赫呼声极高。届时如果结果是欧洲城市成为2020年奥运会举办城市、欧洲人当选国际奥委会主席,将有力打破那本书所建立起来的构陷何振梁(进而让不少国人误解何振梁)的所谓证据。因为如果事实如此,那将是国际奥委会历史上第一次真正进行有竞争力的主办城市和主席竞选,而结果是落到同一个大洲。
话说回来,这次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的选择结果出人意外,同时也招致了一些质疑或批评。
    有媒体质问国际奥委会新闻发言人为什么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如此仓促就作出了开除摔跤项目的决定,发言人回答说:这个进程持续了超过一年。你们必须明白国际奥运会项目更新的进程,这是国际奥委会执委会根据他们的经验和集体指挥作出的决策。在他们看来,这是2020年奥运会最好的项目。
    有媒体咨询国际奥委会选择核心项目的标准,发言人的回答语焉不详,只说是根据项目委员会的评价,比如普及性和电视观众数量等(The review considered such factors as the sports' 'universality' and television viewing figures。)而事实上,笔者清晰记得国际奥委会在2005年新加坡全会时讨论项目去留的依据有七条之多:历史与传统、普及率、流行程度、形象、运动员健康、国际组织的发展、花费。这次只举例说出两条,显然没有作到完全的公开、透明。如此重要和敏感的新闻,本应该给公众更全面和明确的信息,这至少属于透明行政和信息公开的现代国际体育组织的治理原则。

现代五项的最后一搏成功了
    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表决前一天,国际现代五项联合会发布了一份媒体指南,堪称挽救现代五项运动的一个应急文本。文本中提到现代五项是顾拜旦提倡的“产生完整运动员”的典范项目(“Pierre De Coubertin’s belief that it would be this event, above all others, that ‘tested a man’s moral qualities as much as his physical resources and skills, producing thereby the ideal, complete athlete’.”),并且说明国际现代五项联合会已经进行了一系列改革,比如将五个项目场地集中在一个场馆内,将比赛由最初的五天调整到一天,前三个项目的积分折算到最后的游泳和跑步连项中,使得观众可以清晰地判断第一个撞线的运动员就是冠军。
    指南还特别指出:现代五项在悉尼奥运会卖完了96%的门票,雅典和北京则100%的门票被卖完,伦敦奥运会的现代五项门票第一天就卖完了。
    这份媒体指南还提到羽毛球的伦敦奥运会丑闻,跆拳道项目“‘too Korean,’”提到奥运会价值考虑应该有历史和文化传统等因素,不应该是单项世界锦标赛的简单拼接。
    说这些,无非是想保留这个项目在奥运会上的核心项目地位,眼下这个目标已经达到了。
    伤心的是摔跤人,自由式摔跤在1904年就进入奥运会,而且2004年奥运会还将女子项目纳入。本以为这个项目进入了中兴阶段,谁知道当头一瓢冷水。我在前面的博文提到过,如果对所有现存的26个奥运会核心项目一一评估,羽毛球、乒乓球未必会出局,现在看来,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正是这么做的,他们没有单独把羽毛球、乒乓球等项目拿出来表决,所以才有现在的结果。
    或许是为了安慰摔跤界,国际奥委会发言人在谈到摔跤出局时说:这不关涉摔跤有什么错,这是对其他25个核心项目的正确选择。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选择,不是非黑即白的问题。国际奥委会将在9月决定“additional sport”,届时若委员们买账,摔跤也可能回到奥运会。

今后选择的艰难和变数
    眼下的问题是,被剔除出核心项目的摔跤要在五月的俄罗斯和其他七个项目竞争另外1-3个作为“additional sport”资格的机会,然后在9月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全会上由全体国际奥委会委员表决。这七个项目是:棒球/垒球、空手道、直排轮滑、壁球、攀岩、花式滑水、武术。
    有些意外的是,国际奥委会这次忘记把2009年决定进入2016年奥运会的高尔夫球、七人制橄榄球项目列入。不过,现在离5月还有一段时间,届时或许这两个项目也会加入竞争。那就可能出现10个项目竞争1-3个机会了。这取决于5月会议的情况,如果5月就淘汰一半以上,9月的会议压力就会小些,如果5月的会议只是作评估而不帅选,那9月的全会将会很难抉择。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有国际奥委会内部人士表达了一些不同意见,认为9月全会的负担太重,要选择2020年夏季主办城市,还要选出新的国际奥委会主席,不如将项目选择推迟到2014年举行。
    当然,还有委员认为执委会权力太大,这次更新项目的执委会会议不该独自作出眼下这个决议,因为到9月全会表决时已经是走过场了,应该在全会时来决定哪个项目被剔除。
这是《奥林匹克宪章》已经决定的,这位委员的抱怨是不会有效果的。
    自从2007年以来Core Sport、Additional Sport的分设,就注定了今后奥运会项目的进出会增加很多变数,这是激活世界体育的一种动力。不过我认为,这次国际奥委会承认漏掉高尔夫球、七人制橄榄球项目的表决,说明项目委员会考虑问题欠妥。因为每个项目只是确定进入一届奥运会以后,能否进入下届奥运会连参与竞争的资格都没有,这种制度太不合理,也不利于项目发展的相对稳定。其实按照一般规律,还应该建立一个Core Sport、Additional Sport的进出通道,不能只将核心项目剔除,而不允许任何补充项目递补成为核心项目。此次执委会不讨论高尔夫球和七人制橄榄球情有可原,因为这两个项目还不是核心项目,但如果5月讨论补充项目的资格时再不给这两个项目资格,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腾讯体育转自中国奥委会的消息称,首次成为2016年里约奥运会比赛大项的高尔夫与7人橄榄球“自然”成为2020奥运会项目,留给2020年奥运会的空额已只有1个,也就是5月的增补项目要八选一。我没有看到类似报道。如果这属实,那么也是不合理的,因为2009年选定这两个项目时定的是2016年奥运会的增补项目,没有说自动递补成为2020年奥运会的增补项目。而且,这次26个核心项目审查时没有对这两个项目做评估,这对摔跤项目是不公平的。因为增补项目通过评估进入一届奥运会以后,不应该自动进入随后的奥运会,否则这对那些老的核心项目太不公平。
    而更关键的问题是,评价项目的依据、标准没有公开,使人没法服气。
    这里引申出的一些问题,或许是留给国际奥委会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关闭窗口

你是第 29962809 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体育学刊  粤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7133455号  技术支持:网天科技
地址:广东广州石牌华南师范大学学报楼4楼         邮编:510631
编辑部电话:020-85211412  传真:020-85210269  邮箱:tyxk@sc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