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学刊
投稿指南 | 学术论坛 | 期刊数据 | 期刊全文 | 文章查询 | 下载专区 | 体育茶座   订户之窗 |  学术百家  |  体育网刊 |
稿件查询使用说明

 
 
 
 
 
 推荐站点
梦想的天空 - 河南女子足球队
杨晨之家
中国高校体育网
博金足球网
足球大本营
健美帝国
我要运动健身时尚空间
当代体育网
中学体育网
40zone
网天科技
中学体育网
网天科技 网天科技
体育教育网 体育与健康

  请将我们网站的LOGO链接放置在贵网站的适当位置。

>> 本站LOGO及代码

体育学刊

 

 

: : 体育茶座 : :
熊斗寅:新中国体育开拓者——轲犁同志
2012/10/8 9:07:14   浏览次数: 1936 次 

    噩耗传来,轲犁同志永远离我们而去,消息来得很突然,悲痛之余,深感我们痛失一位老战友。他是新中国体育的开拓者,也是新中国体育的创建者之一。我曾经向有关部门建议过,如果要写一部新中国体育史,他就是一部活字典。在荣高棠、黄中等老一辈体育领导人去世之后,他可以说是唯一的见证人。
    我国体育事业经过几代人的艰苦努力,终于从整体上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从现代竞技体育的发展史来看,一个被诬蔑为“东亚病夫”的中国在60多年的时间里,走过了西方100多年的历史,取得辉煌的成就,这是很不容易的。但是人们也许已经忘记那创业的艰苦年代。我只想举一个例子,那就是我曾经发表过的六篇《未英胡同的故事》,我认为未英胡同33号的中华全国体育总会旧址就是新中国体育的摇篮,两次全国体育代表大会是在这里筹备召开的,国家体委是在这里筹备成立的,国家运动队是在这里建立的,赫尔辛基奥运会是在这里参加的。可是谁能说出当初选购这个四合院是什么人吗?我可以告诉你,那就是轲犁同志协助黄中同志跑来的。据他后来告诉我,当时体育归团中央管,没有多少经费。原来看中北师大的一所房子,但钱不够,只好买了未英胡同这个不到200平米的四合院。
    团中央当时聚集了一大批学生运动的领袖人物,如吴学谦、朱良、黄振声、谢邦定、晏福民、赫鲁、轲犁等等。在《青春永在——1946-1948北平学生运动风云录》一书中,记载了北平学生1946年2月30日发起的抗暴运动,抗议美军**北大女生沈崇事件,这是轰动全国的抗暴运动。原名沈立义的轲犁就是燕京大学自治会的负责人之一。也是抗暴运动的主要组织者。可是我们在相处时,从来没有听他谈论过自己的这段光荣的斗争史。
    他在体总期间,长期担任国防体育的负责人,我估计这和黄中同志在团中央担任军体部部长有关,当时轲犁同志是军体部的秘书。早期国防体育是在一张白纸上绘出的最新最美的图画。我记得新中国第一批女摩托手是他们培养的,无线电运动是他们开创的,航模是他们首先开展的。国防体育一度在全国青少年中轰轰烈烈展开,这与他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但好景不长,一场“阳谋”剥夺了他工作的权利。我们却在河南安阳的跃进农场相聚了。我们是作为下放干部到农场劳动锻炼的,这里环境还不错,我们十几个人在一个菜班。在王敬之同志带领下,我们忠于职守,学会了科学种菜,农场几十号人自给有余。记得有两次是我和轲犁同志到安阳市卖菜。一次是卖西红柿,我们用手推车,一人推车,一人拉车,一路换位,大概30里地,倒也轻松。早去晚回,中午在市区饱餐一顿。可是后来又一次去卖韭菜,那就不是那么轻松了。我们每人挑了90斤的韭菜,30里地似乎越走越远,肩膀压的很疼。更有甚者,我们是前一天雨后进城,一路上坡下坡滑的很,我们都摔了不止一次,所幸韭菜安然无恙。
    我们在农场的劳动强度较大,麦收时节就要风餐露宿。但我们始终保持一种良好的心态,因为对自己很有信心。有时在外干活收工往回走的时候,大家踩着夕阳的余晖,扛着工具,这时轲犁同志总会用他那甜美的嗓子唱着山歌,我们就像白雪公主中的7个小矮人那样愉快的走回住地。记得有一次我们围在井边休息,大家精神会餐,我介绍了扬州狮字头,答应回北京请大家尝尝我的手艺。遗憾的是一次轲犁来体委开会,我请他在附近的咸亨酒家吃了一顿浙江饭,但没有来得及实现我的诺言。有趣的是,轲犁有一把手术刀,他曾不止一次捕获小野生动物来请大家打牙祭,我就吃过他做的刺猬汤。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我们这些人处于逆境的乐观主义。
    回北京以后,轲犁调在体委政研室工作,这对他是很合适的工作岗位,因为他对体育事业非常了解,知识面宽,具有深厚的理论基础。后来他又调到北京体育学院当副院长,在这期间,还接受澳大利亚一所大学的学位证书。最主要的是他在体育理论学会的工作。他担任体理学会的主任委员,对推动我国体育社会科学的创立和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我感受最深的是它对我们引进比较体育新学科给予足够的关注。我们除了在他领导下积极开展新学科的建立外,我们在北体和北师大都开设了必修课,出版了教材,举办了师资培训班。特别是在上海浦东举办了亚洲比较体育研讨会,到会有中外学者200多人。轲犁同志亲自主持了这一工作。他对体育人文社会科学的建立和发展是不遗余力、功不可没的。
    他对年轻同志十分关怀,有一次在论文评审中发现有一位年轻学者的论文有部分抄袭嫌疑,他没有采取一棍子打死的粗暴方式,而是采取诱导和教育的方式使这位同志有所觉悟,后来这位同志在体育理论方面做出了可喜的成绩。这就是他苦口婆心、循循善诱的结果。
    轲犁同志在晚年还在为燕京校友会支边活动奔走在北京云南之间,我曾劝说他要注意身体,因为我们都知道他的心脏不太好,但他仍然坚持不懈,这种忘我精神令人钦佩。
    轲犁同志先我们而去了,他的音容笑貌还留在我们中间,他的为人处世会永远被人们称道,他在遗嘱中表现出一个真正的**员的高尚情操和伟大胸怀。我对他的了解仅仅是冰山一角,但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鞠躬尽瘁的一生,他的精神是我们和后人永远学习的榜样。
    轲犁同志,安息吧!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关闭窗口
你是第 16194068 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体育学刊  粤ICP备05080741号  技术支持:网天科技
地址:广东广州石牌华南师范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教学楼4-5楼   邮编:510631
编辑部电话:020-85211412  传真:020-85210269  邮箱:tyxk@sc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