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学刊
投稿指南 | 学术论坛 | 期刊数据 | 期刊全文 | 文章查询 | 下载专区 | 体育茶座   订户之窗 |  学术百家  |  体育网刊 |
稿件查询使用说明

 
 
 
 
 
 推荐站点
梦想的天空 - 河南女子足球队
杨晨之家
中国高校体育网
博金足球网
足球大本营
健美帝国
我要运动健身时尚空间
当代体育网
中学体育网
40zone
网天科技
中学体育网
网天科技 网天科技
体育教育网 体育与健康

  请将我们网站的LOGO链接放置在贵网站的适当位置。

>> 本站LOGO及代码

体育学刊

 

 

: : 体育茶座 : :
中国体育文化忧思录
2016/6/24 16:46:06   浏览次数: 790 次 

    在中国“金牌至上”的体育价值观左右下,中国传统体育文化正在失去昔日的光环,在《奥运争光计划》的一统天下里,中国传统体育文化正在被逐渐边缘化,在市场取向的利益诱惑下,中国传统体育文化甚至被误读、被扭曲,让人十分忧虑。作为中国传统体育文化的门外汉,借此机会谈两个问题。
警惕中国武术文化的民族虚无主义
    1964年日本将柔道打入东京奥运会,1988年韩国将跆拳道塞进汉城奥运会,于是2008年中国能否将武术进入北京奥运会,就不仅是一个关系到中国奥运军团金牌多少的竞技问题,还成了一个伤害民族感情的文化问题,更成了一个关系国家声誉的政治问题。然而,四年的努力付之东流,未能天从人愿,武术被紧锁在奥运大门之外。日本的柔道不过是中国古代武术的一个支脉,韩国的跆拳道更不过是中国某个拳种中的局部动作。这两个国家“小题大做”,居然做成,而我们轰轰烈烈一番,却落败了。
究其原因,不能怪国际奥委会多了些清规戒律,更不能嫌奥委会委员们不懂武术,不给面子。只能怨我们自己临时抱佛脚,仓促地将一道半生不熟的“满汉全席”做成“快餐”端到了桌上。由于长期以来我们对包括武术文化在内的中国体育文化采取了虚无主义的态度,或闭目塞听,不承认其存在;或按照同一模式,规范出若干套路,然多为花拳绣腿,做成介于体操和舞蹈之间的夹生饭。改革开放后,武术虽得以重生,忽然间门派林立,拳种丛生,然而精华与糟粕同在,这种良莠不分的状态急需理性的思考,但是长久以来对如何发展中国武术一直缺乏从哲学、医学等层面对中国武术文化的解释,缺乏整体的战略思想和文化对策,难以找到符合时代特征的武术发展道路,同时也缺乏对世界体育文化的基本认识,便难以找到与之融合的契合点。
    中国体育文化与世界主流体育文化之间的距离很大,这不仅表现在技术动作上,而且在审美意识上,更在哲学背景、价值取向上有很大差异。在当今世界政治、经济环境下,以欧美为中心的体育占据了主流地位,中国体育文化只不过是一种亚文化,尽管武术博大精深,文化意蕴厚重,终也难以扶上正座。中国体育文化要融进世界体育文化之中,只能屈尊枉驾,削足适履。因为中国武术文化个性很强,花样繁多,要穿进奥运会的“三寸金莲”,恐怕不仅要削掉脚趾、脚跟,还要大大伤筋动骨,甚至面目全非。如果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按照“四块金牌”的模式理解武术、开练武术,真让人啼笑皆非,那可能就是葬送这块中华文化瑰宝的末日。因此,中国武术未能进入奥运会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关键在于不要就此因噎废食,让它重新回到民族虚无主义的状态。
    对武术的民族虚无主义必定遭致无政府主义的惩罚。事例一:在商业利益驱动下,突然杀出一匹黑马——散打,虽自称在世界上“打遍天下无敌手”,但一些商业比赛在媚俗、恶俗方面也表演得淋漓尽致,堪与当今演艺界的某些流行音乐相比,合称“难兄难弟”。事例二:同样受巨大商业利益驱使,披上宗教的外衣,各种武术学校、武馆蜂起,习武者前赴后继。表面上对发展武术运动是一件好事,但背后的商业运作已阉割了体育与教育的本质,如不加梳理整顿,任其扩张蔓延,其发展前景令人堪忧。武术本是冷兵器时代的产物,对现代战争已无更多的实用价值。然而,当值中国社会转型期,“群体性事件”每年日益增多,如武术的实用价值被重新激发出来,其破坏力显而易见,当这种准武装力量纽结在一起的时候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它必定对立于“和谐社会”,给黑社会培养鹰爪,给恶势力凭添羽翼。如何将这股危害性极大的社会潜流化解开来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社会课题。
    中国体育文化要担负起东方体育文化复兴的重责
    在近现代中外文化交流史上,中国与奥林匹克文化的冲突与融合,是极具代表性的。在100余年的历史中, 中国与奥林匹克结下不解之缘:在近代,中国曾因奥林匹克而蒙羞,有过疑虑、对峙、隔阂,而到上个世纪末,中国与奥林匹克重修于好,实现了相互选择和理解,中国又因奥林匹克而重获殊荣和辉煌。
在过去的一百多年时间里,我们开始承认、接受、消化、吸收西方体育文化的技术方法, 在短短的五十多年里, 我们基本完成了西方体育的体系化建设,在更短的二十年时间里我们完全按照奥林匹克的面貌改造了中国的体育。一向以怀疑、排斥、抵制西方文化而著称的近代中国,竟然在一个“全盘西化”的领域,遵照西方的游戏规则,沿用西方的技术方法,实现了“升国旗、奏国歌”的愿望,而表达的是一个东方民族的民族精神和爱国主义,这在文化交流史也是十分罕见的。在主张体育全球化的今天,这一现象的是非曲直,我们暂不作评论。但有一个疑问:在这一文化替代的过程中,中国固有的体育文化应该做些?是坐以待毙,成为博物馆里的“活化石”,还是与时俱进,为世界体育文化的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
    当今,奥林匹克作为一种强者文化、强权文化、强势文化,对各种民族体育文化的产生强大的感召、同化、融合、兼容和统摄的作用,正在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扩张着、渗透着、 弥散着, 成为世界体育发展的座标系。而其他国家、民族的体育文化,无论是传统的,还是现代的,无论是成熟的,还是萌芽态的,无论是单一民族的, 还是跨国的、 多民族的,都只能归于“亚体育文化”,或“准体育文化”。
    在历史上,西方体育文化曾搭乘在殖民化的轧道机上,把东方各国的原体育文化推挤到边缘,几于湮没。在当今经济全球化过程中,西方体育文化又如同割草机一样把世界各民族文化的多样性修剪得整整齐齐。各种民族体育文化作为弱势文化,在“弱肉强食”的规律面前,变得如此苍白。各种民族文化与奥林匹克之间形成了一种绝对不对称的文化关系。
    由于体育文化所特有的传播范围的广泛性,扩散倾向的世俗性,变异改造的保守性,以及流行普及的易接受性,这一主体体育文化一旦占有了文化的统治地位,就具备了专制主义文化的特征,而这种文化是以欧美价值观念为基调的,以发达国家利益为价值取向的,  从而使体育文化的多元性受到极大的伤害。今天奥林匹克与各种流行文化、时尚文化纠合在一起,在全世界涌动着,呼啸着,成批成批地倾销着,进入人们的生活方式,闯入各国的精神世界,使许多弱小民族几乎忘记了自己民族体育文化的过去,使多数青少年不知民族传统体育为何物。
    经济的全球化带动了文化的全球化,文化全球化的结果是文化的单一化,文化单一化的灾难性后果是扼杀文化的多样性和多元化,使文化走向枯萎和绝灭。谁也不愿意看到体育文化走上这样一条道路,逼近这样一个黯淡的前景。
    人类的这一文化困境如何解脱?
    纵览世界体育发展的历史,审视各国体育文化的现实,只有中国体育文化可以站出来为保留世界体育文化的多样化做出尝试和努力。这是因为,第一,中国几千年没有缺环的悠久历史,造就了源远流长且不断演化的体育文化,在中国体育文化的历史长卷里,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鲜明的特色,积淀了体育文化的厚度;第 二,中国辽阔的版图和多民族的文化结构,生成了中国丰富多彩的体育文化世界,中国的体育文化不仅有汉民族的,还有少数民族的,不仅有宫廷的,还有民间的,不仅有军事的,还有娱乐的,不仅有养生健身的,还有竞技休闲的,这一体育文化的大千世界是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比拟的;第三,中国众多的人口负载了巨大的体育文化力度,因为体育传统文化积淀的力度是与该文化活的载体的人口数量成正比的,人口越多,体育文化的创造性和传承性就越好;  第四,中国又是一个实现中外文化交流具有自觉性和较少功利性的国家,虽然在近代历史上曾实行过短时间的“闭关锁国”政策,但从整体上讲,我国从汉唐以还,一直在吸收着外来的体育文化,也将中国的体育文化通过各种途径传播到世界各地去,中国既有吸收外来文化的经验,也有输出中国文化的勇气,中国文化对异质文化的吸纳、涵养、改造具有顽强的毅力、海纳百川的宽容和天衣无缝的技巧;第五,更为重要的是,中国文化不仅在人与人的关系上,而且在国与国的关系上,都表现出那种雍容、和平、温良、宽柔的品格,这种亲和力是其它类型文化所欢迎的。这对中国体育文化走向世界无疑是十分有利的条件。
    世界众多学者都对中国文化寄予希望,英国罗素先生在《中国的问题》一书中曾说:“中国人已经发现了一种生活方式,并且已经实践了不少世纪,如果他能够被全世界采用,它将会造福于全世界。”中国最后一位大儒梁漱溟先生在比较了西方文化、中国文化及印度文化之后,也曾得出过这样的结论:“世界未来文化就是中国文化的复兴”。
    中国体育文化对于平衡西方体育文化的偏颇,可以起到一种难能可贵的互补作用。从哲学意义上讲,以奥林匹克为核心的西方体育文化努力追求的是人类的可能性,即人类可以做到什么;而东方体育文化则要说明人类的必要性,即人类应该做到什么,因此西方体育主张“永无止境”、“超越极限”、“全力以赴”,而东方体育强调“适可而止”、“点到为止”。而这两方面对于人类都是不可或缺的。
    西方体育以追求功利作为发展动力,在形成巨大的社会文化运动的同时,要动用、消耗越来越多的社会资源,因此走上商业化、职业化(其实各种职业俱乐部就是古罗马角斗士学校的现代版)和滥用违禁药物是必然的。而中国体育文化强调天人合一,目标是修身、养性,典型项目是导引、气功、武术、太极拳等。其运动主张是内外俱练、神形兼顾、动静结合、刚柔相济等平衡统一的原则。在练身方法上以模仿动物动作的功操为主。应该说中国体育文化更具有业余的性质,对不同性别、年龄、职业的人具有更强的适应性,当世界走向老年化的时代,它理应受到老年体育的青睐,在讲究健康和休闲的今天,它的体育价值更是不言而喻的。文化交流是推动历史发展的动力之一,而需要是文化交流的动力来源,对中国体育文化的需要是21世纪世界体育文化发展的趋势之一。国际奥委会评估委员会主席海因·维尔布鲁根的一句话说明了世界体育对中国体育的期望,他说“在北京举行的奥运会将给中国和世界体育留下独一无二的宝贵遗产”。
    中国正在实现“和平崛起”,崛起的涵义决不仅仅是自身实力的强大,而在于一种有影响力的文化被普遍接受。古代希腊之所以永恒,就在于它的文化直到今天还在影响着全世界,其中包括奥林匹克文化。近二十年来,中国的民族音乐、民族舞蹈、中国画、中医、中草药已经大踏步走出国门,逐渐被西方接受,即便是100年前从西方引进的电影艺术也开始反哺世界。那么,中国体育文化何以不能融入世界体育的潮流,丰富世界文化宝库呢?
    进入奥运会,举办奥运会,在奥运会上称雄,固然重要,但这毕竟只是体育善假于物表现出的一个侧面。我们要调整体育的价值观和体育政策,开展多角度的研究,将中国体育文化推介到世界上去,让全球了解中国的体育文化,无论哪一代人做到了这一点,他们对世界体育文化的贡献,将载入史册。
以全球体育文化发展的眼光来看,这不仅是中国未来体育的荣耀,也是她的责任所在。


关闭窗口
你是第 17594533 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体育学刊  粤ICP备17133455号-1  技术支持:网天科技
地址:广东广州石牌华南师范大学学报楼4楼         邮编:510631
编辑部电话:020-85211412  传真:020-85210269  邮箱:tyxk@sc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