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学刊
投稿指南 | 学术论坛 | 期刊数据 | 期刊全文 | 文章查询 | 下载专区 | 体育茶座   订户之窗 |  学术百家  |  体育网刊 |
稿件查询使用说明

 
 
 
 
 
 推荐站点
梦想的天空 - 河南女子足球队
杨晨之家
中国高校体育网
博金足球网
足球大本营
健美帝国
我要运动健身时尚空间
当代体育网
中学体育网
40zone
网天科技
中学体育网
网天科技 网天科技
体育教育网 体育与健康

  请将我们网站的LOGO链接放置在贵网站的适当位置。

>> 本站LOGO及代码

体育学刊

 

 

: : 体育茶座 : :
幸福在百灵鸟的歌声里
2012/3/13 10:35:08   浏览次数: 1794 次 

卢元镇


    又是在两会上,又是体育界的代表委员,又是一番宏论:“中国运动员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与前几年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另一体育高官的“感谢先国后家论”相映成趣,可并称“感谢门”和“幸福门”,这两座门前后相通,如同北京的午门与端门,其共同点在于出自同一心态:“牧主心态”:哪个牧主不愿意把客人引向长得膘肥体壮的羊圈和牛棚?有人拣出邹春兰这只瘦骨嶙峋的羊和张尚武这头桀骜不驯的牛来质疑,便一言以蔽之:这是特例。
    多年来,我有一事不解,竞技体育界为何子承父业的事例甚少。据一项调查:“最不愿意让子女当运动员”的人群中,教练员占首位,高达95%;建国60多年,过去的体委,现在的总局,大小官员不是一个小数,为何其子女送出国的不少,而当运动员的只是凤毛麟角。这位官员的言论使我豁然开朗,原来这是一个最幸福的领域,高风亮节的竞技体育人绝不近水楼台先得月,把幸福统统让了出去。
    在此,我也举几个“特例”,最幸福运动员的特例,以佐证这位官员“幸福门”的存在。
    姚明绝对是一位最幸福的运动员。他一个人在NBA的收入相当于两万多劳务输出华工工资的总和,是中国最大的一笔外贸个人进帐。这位阳光大男孩球打得好,英语也流利,为人处事低调谦和,谈吐机智幽默,深得众人喜爱。这位聪明小巨人读了不少书,作为一个职业篮球的投资人,他不仅有钱,而且有国际眼光、专业水准,前景一定一片光明。他还有一位温婉贤淑的妻子和一个人见人爱的小姚明,其乐融融,无忧无虑,堪称中国第一幸福人。
    刘翔的幸福无人怀疑。北京奥运会上因伤退赛,有国家副主席致电慰问。脚后跟上长了小米粒大小的一个小玩意儿,全国的纳税人心甘情愿地出资送他几次去美国疗伤。身上能长出一颗世界第一金贵的小米粒,何以说不幸福?只要媒体继续抬举,广告商仍然青睐,刘翔就不愁腰缠万贯。他不必去上课考试,就有名牌大学把本科、硕士、博士的毕业证书争先恐后地送到手里。谁人能说他不幸福?
    李娜的幸福明摆在世界面前。她的特立独行成为张扬个性的一面旗帜,她的聪明之处在于敢于中断自己的训练,跑到大学去认认真真地读了几年书,修成了正果,再去打球,竟成了一个世界级球星,他的幸福还在于她可以任意地向丈夫吼,坐在看台上的姜山笑眯眯的等着她的吼,接着她的吼。电视台把他们作为幸福夫妻、和谐家庭的典范天天播放着。好让人羡慕的幸福一对啊!
   丁俊晖的幸福在海外悄悄地进行。小丁的球打得越来越稳健,人也变得越来越绅士。今年在英国买了房子,结交了未来的妻子,五子登科的时代指日可待。台球运动打到40岁、50岁没问题,不像前三位幸福人有人老珠黄退役之虞,小丁的前途一路风光,无可限量。聪明的丁将来一定会钉在英伦三岛上,好好把书读下去,读进去,是个上策。
   还有一个与“中国”稍稍沾一点边的幸福运动员,就是美籍华人林书豪。他的幸福是爆发出来的,半年前还没有几个中国人知道他认可他。他与前四位幸福人不同的是,他不仅能在NBA发威,而且他还是哈佛大学的高材生。他即使不再打球了,也一定会有一份好工作等着他。他大概不会去给人搓澡,尽管他力气比邹春兰大,他大概更不会沦落街头卖艺为生,因为他接受过良好的系统的完整的教育,是张尚武辈永远不可企及的。
    楼下是一座柔道训练馆,不时传出运动员们动人心魄的吼声,不知他们之中有谁能像姚明,谁能似刘翔,谁能如李娜,谁能得到丁俊晖般的幸福?我为他们深深的祈祷。
    幸福不是他人恩赐而来的,运动员的幸福更是熬过千辛万苦赢得的。永远不会忘记的一个镜头出现在今年美网小德与纳达尔长达六小时的世纪大赛(那种比赛强度普通人六分钟都承担不起,中国网球运动员最多也不过能顶六十分钟)。比赛结束的一刻,他们二人都躺倒在地上,近乎死态,连领奖的劲头儿都提不起来。如果此时有两位体育官员电视上对话:一位说“我们塞尔维亚的运动员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另一位官员则说:“最幸福的运动员在我们西班牙!”我定会发出一阵傻笑,然后对着电视机吼去:“吹什么吹?!最幸福的运动员在我们中国!”
    北京有条三座门大街,恭候着第三座门。小时候,常唱一首歌:“幸福在哪里?幸福在哪里?”后面的歌词忘了,只记得一句:“幸福在百灵鸟的歌声里”。原来如此。
         ——2012年3月10日晨写于北京木樨园容笑斋


关闭窗口
你是第 17120338 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体育学刊  粤ICP备17133455号-1  技术支持:网天科技
地址:广东广州石牌华南师范大学学报楼4楼         邮编:510631
编辑部电话:020-85211412  传真:020-85210269  邮箱:tyxk@scnu.edu.cn